您现在的位置: 金山彩票> 金山彩票> 文化园地
我的妈妈
发表时间:2019-05-17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刘海燕  |  点击数:350 
      “五.四青年节”那天上午,我们厂已经开始上班了,手边的事情又多,这时妈妈打来电话:“女子,刚看电视里说,今天是你们的节日,记得中午做点好吃的吃吧。”我说:“妈我都多大了我还过节,我现在忙着呢,中午吃什么再说吧。”
      妈妈在电话那头仍然叮嘱着,我说没什么别的事我先挂电话了,妈妈一句迟缓的“好吧”,显得很不舍。是不是在年华迟暮时,老人的牵挂便俱增成塜、绵延深重?
      妈妈今年58岁,比起前几年,越发的显得言语稀少,只是在确实有事的时候才会多叨叨几句。想想这种变化,心里有种莫名的刺痛。
小时候,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妈妈一个人承担着家里的一切,春耕秋收的农活,上敬下教的养育,邻里乡亲的和睦……忙忙碌碌的日子里,妈妈的话语,就像风风火火的脚步、噼里啪啦的豆子、一桩接一桩的农事,停不下来、蹦达没完、永无休止。儿时的眼里,妈妈青春、活力、靓丽,就是一家大小心中的太阳。
      渐渐的长大,上了初中,母亲每天早上都要早起半个小时给我和弟弟做早饭,然而那时不懂事的我们还觉得是累赘,饭不好吃,要迟到,现在想想真的很不应该。快要中考了,学习成绩不怎么好的我急得大哭,妈妈一遍一遍的安慰。知道我压力大,她说:“考不上高中,哪怕干点别的也行,关键心情要好。”每晚,我什么时候看完书睡觉了,她才睡觉。冬天的时候,天没亮就要上学去,妈妈总是送我。有天早上我坚持不肯她送,我也心疼她,结果看错表,提前了一个小时到学校,站在学校门口冷的发抖的我看着远方一个身影越来越近,竟然是妈妈!她关切的说:“你走后我看表提前了一个小时,我就想你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多冷多害怕啊!”
      慢慢地,离开家求学了,出远门工作了,嫁人生子成家了……当我成了孩子的妈妈后,妈妈是我眼中十五的月亮,把一辈子对儿女对家的热爱,慢慢在光华柔和的收敛中,显得宁静、安祥和慈爱。
      随着我的孩子也渐渐长大,妈妈老了。我的话语逐渐多了起来,妈妈却在言语渐稀中慢慢老去。有时候,妈妈拿着针,颤抖半天却把线贯不进针眼;有时候,妈妈夹起菜,油渍不经意径直挂满嘴边;有时候,妈妈洗着碗,叮哩哐啷碎片一地;有时候,妈妈吃着药,忽然就问是不是吃过了;有时候,妈妈陪着父亲聊天,忽然就说起家乡的老宅和秧田;有时候,妈妈正打着电话,忽然着急地说糟了糟了排骨烧糊了……糊涂了,说话慢慢就前言难搭后话;年老了,步履渐渐就显得迟缓笨重。妈妈说:哎,老啰。
      “哎”一声叹,听得我锥心酸楚!
      随着心酸楚的还有潮湿的眼睛。在我婆娑的眼中,看见双鬓花白的妈妈就像一盏温暖的煤油灯。太阳刺眼的光芒全然隐退,月光柔亮的铅华逐步成锦,煤油灯微弱的亮光温暖着心房,诠释着有一种记忆叫温馨。就是这盏温暖的煤油灯,陪练着我们姐弟挑灯习题,明媚了妈妈深夜嚓嚓宰猪草的背景。
      光阴是河流里的泥鳅,一不留意便从指缝间溜走了,把妈妈对儿女们的牵挂,在泥里拉出老长老长一条痕迹!
  地址:中国·四川夹江县西河路40号 邮编:614100 投稿邮箱:jhmw@sina.com 网站管理信箱:jhmw@sina.com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