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金山彩票> 金山彩票> 文化园地
我的兽医父亲
发表时间:2019-08-06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刘桃弼  |  点击数:871 
      父亲生在一个贫穷的农家,在一个挣工分吃饭的年代,为了活下去父亲经历的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感同身受。只能凭借父亲的讲解来设想一下生活在那个时代之下的一代人的经历!父亲读完高中后便跟着同村的大伯学医,不管是人类医学还是兽医学父亲全认真学,努力学习采草药、辨认草药。在当时医疗匮乏的时代,有医学知识的人显得格外重要,不管是人还是牲畜得病了都靠草药减轻病情!
      时隔20多年,很多事情已经模糊在记忆深处,唯独有件事情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大脑深处,那年干旱数月,对于水资源短缺的西北小村,是致命的一击,很多牲畜接二连三的发生腹泻,村民们只好鞭赶着牲畜去下游的水井里饮水,而村人的饮用水却靠县级政府的捐助。唯有父亲守在水井旁的水槽子里面一袋接一袋的撒人工盐,很多人在窃窃私语,“这娃,整的那处,别把牲畜给搞严重了”,只见倔老头王爷爷跺着脚说“慢着、慢着……我家黄牛就不享用了,身体一直好,是药都有毒”。父亲尴尬的停下来,摆手说:“这叫人工盐,牲畜使用了可以缓解腹泻”。王爷爷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倔强,他赶走了自己家的黄牛,消失在人群中。
      在一个深夜,哐哐声把我们一家人都从睡梦中惊醒,只听见王爷爷哑着声音喊叫着父亲的小名,大概说黄牛不行了,倒地站不起来了,让父亲赶紧去瞧瞧。北房门的响声夹杂着父亲急促的脚步声,声音渐渐远去……
      阳光透过阁房的小窗户,斜照到炕沿上,这个场景至今让我充满了幸福感,窗外爷爷劝说父亲:“你别自责了,你王叔一直都很倔强,即便不是你他也不听,再说他也不懂这些。”父亲叹口气接道“唉!都怨我大意了,我前两天应该去观察下,就不会损失一头牛,一家人指望着耕地了。”当时叛逆的我心里嘀咕“别人的事情管你啥事”。
      这件事情却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此后他就对王爷爷充满了愧疚感,好像是他的过错才损失了那头牛。相反王爷爷见了父亲显得格外热情,好像失去一头牛让他懂得了什么……
      父亲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扮演者着儿子、丈夫、父亲……我的爷爷思想落后,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的笼罩了他对新事物的看法,在他眼里女人就不能和男人有一样的待遇;当然也不列外的成了我求学道路上的荆棘,为了让我读书,父亲和爷爷的关系很搞的十分僵硬,但是父亲依旧是传统的孝顺儿子,从未听过他抱怨爷爷,父亲和爷爷在一起生活了50多年,最好的房间、可口的饭菜井井有条的给爷爷准备好,让他安享晚年。爷爷88岁那年因病躺下来再也没起来,生活无法自理,父亲和母亲一直细致入微的照顾,直到一年后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唯独父亲比以前更加憔悴。
      作为丈夫,父亲对母亲甚是尊重,贫穷环境下共同努力过日子的结发夫妻,大风大浪经历了很多,默契度随之升华。对待母亲的父母,父亲经常去看望,姥爷一直说,“我女婿最靠谱,他办事我放心”。看到姥爷眼角跳动的皱纹,那种懂得和拥有的幸福感是无法复制的。母亲对父亲也是相敬如宾,夫妻同心协力才能过好日子,在和谐的家庭氛围才能让子女茁壮成长。
      从小携带叛逆气息的我,是唯一让父亲的头痛的人物,六年级辍学,被父亲追赶着进了教室;高考填报志愿,我违背了父亲推荐的省内畜牧业,将志愿调整为外地的机械专业;谈婚论嫁时,我违背了父亲所谓的嫁给家门口的熟人,选择了几千公里以外的远嫁……成长路上和父亲对着干好像成了我的必修课,直到在老家结婚归来时,整理衣服发现箱底压着一塌钱,那塌钱是我和老公一起攒的给父母的聘礼,婚前担忧着父亲会为难老公家人,没想到父亲以这种方式退还了礼金。我第一次被父亲感动了,泪水浸湿了眼眶。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父亲的关系不再是对立面了,我学会了听取父亲的建议来行事。三年前,从我为人母的那刻开始,我便懵懂的意识到父母对孩子的爱根本不会因为孩子的叛逆而停止,只有无偿的给予。
      岁月从不会偏袒任何人,父亲也不例外,他的头发花白,面部褶皱层次不齐。但他依旧坚守在兽医岗位上,年夜饭桌上他会因为一个电话开车走掉,凌晨两三点他还是会因为一个电话起身……病毒蔓延的季节从不懈怠,穿梭在每个村里打疫苗、消毒。这么多年了,父亲从未来外地看望我,他一直托辞,“很快就退了,能干两年算两年,乡下年轻的兽医少,现在医疗条件好了,动物也有手术台、产床、保温箱等医疗设施应有尽有”。父亲从未放弃过学习,他戴着老花镜,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击键盘,利用网络学习现代养殖学、兽医学。弟弟们都相继成家立业了,他们多次劝说父亲,退下来去县城一起生活,父亲从未答应过任何一个人的请求,我知道他不是不想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只是舍不得兽医这个岗位,这个让他从开始的可以活命到后来成功救助带来喜悦感的岗位,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他也不断的精益求精,更加完美的充实自己,让更多村民安心生活,动物平安健康。
      父亲凭自己的能力医治了很多病人、家禽。淳朴的乡村气息至今都流露在村民身上,每次回村村民相继来家门口看望我们姐弟,喊我们去家里吃乡村特色,我知道这是来自村民对父亲尊敬,作为他的孩子,我无比的骄傲,你给予我的不光是生命,还有比生命更可贵的思想——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父亲,不管岁月如何蹉跎,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不管工作多么辛苦,我都能以最好的姿态来应对,这些都离不开你当年的熏陶、教导,还有那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带给我的阳光,让我更好的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在这里我诚挚的说一声“谢谢你——我的父亲”!


  地址:中国·四川夹江县西河路40号 邮编:614100 投稿邮箱:jhmw@sina.com 网站管理信箱:jhmw@sina.com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